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华为车BU迈出独立第一步,未来会怎样?

时间:11-30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62

华为车BU迈出独立第一步,未来会怎样?

撰文/ 吴 静编辑/ 张 南设计/ 琚 佳2023年8月27日,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访华。就在她要离开中国的前一天,8月29日中午,没有召开任何官方发布会,5G版华为Mate60 pro手机突然宣布正式发售,并立即成为热销爆品。你可以将之看作是华为掌门人任正非借助大势的一场成功营销,但它确实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消息。华为从2018年遭到美国全面制裁,5G芯片已惨遭断供,华为手机业务岌岌可危,原先畅销的机型只能提供4G芯片。为此,华为常务董事、消费者BG CEO余承东不得不靠华为智选车业务来拯救华为的手机渠道,他本人也逐渐掌舵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简称华为车BU)。但是,余承东口中“遥遥领先”的华为5G手机mate60 pro,它的横空出世,它的强大性能和惊艳体验,意味着国产麒麟9000s处理器已经横空出世,打破了中国不可能凭一国之力搞定芯片全产业链的说法。这引发的国人自豪感为华为智选车业务带来了巨大流量和信任,问界系列可以说起死回生。2023年9月12日,问界新M7系列正式上市。9月25日,华为召开秋季全场景新品发布会,余承东自豪宣布,问界新M7上市以来日均订单量突破1500辆。此前,2023年7月,包括M7和M5在内,问界汽车销量仅为4240辆,环比下跌25.19%;2023年8月,问界M7(参数丨图片)销量为988辆,问界M5的单月销量为2234台。虽然问界新M7系列售价24.98万-32.98万元,相较老款起售价下探7万元,但一般来说,改款车降价销售,销量也绝不可能大红大紫,但是问界新M7系列做到了。2023年10月,AITO问界系列交付新车12700辆,其中问界新M7交付新车10547辆,单车型单月交付破万,创历史新高,问界全系10月大定达到57829辆。余承东在华为召开秋季全场景新品发布会上还表示,与奇瑞汽车合作的新车,也就是与华为智选车业务首款轿车——智界S7正式亮相,将于2023年11月下旬正式上市。与此同时,全景智慧旗舰SUV问界M9,计划将于12月正式发布。余承东再次喊出,“问界M9是1000万元内最好的SUV”,并称“问界M9是马路上能看到的最强大的SUV”。余承东可谓一扫先前的阴霾。汽车商业评论此前获悉,鉴于华为智选车业务长达一年的颓势,华为一年前就已经开始谋划出售车BU,而买家之一就是长安汽车。但是又鉴于问界系列车型的再次热销,这一出售计划可能搁浅。孰料,几天前,“网传长安汽车入股华为车BU”的消息在网络上发酵。然后,2023年11月26日下午,长安汽车正式宣布,公司于25日在深圳市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为”)签署《投资合作备忘录》。根据备忘录,华为拟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的核心技术和资源整合至新公司,长安汽车及关联方将有意投资该公司,并与华为共同支持该公司的未来发展。本次交易长安汽车及其关联方拟出资获取目标公司股权,比例不超过40%,具体股权比例、出资金额及期限由双方另行商议。这也就是说,华为真的要出售车BU了,或者换句话讲,华为车BU将开始独立。作为华为旗下唯一亏损的业务,2019年6月,华为车BU正式成立。彼时,华为车BU的定位是要做“智能电动车时代的博世”,但是一直以来,亏损严重。余承东在2022年7月第十四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曾讲到,华为车BU业务1年需要花掉十几亿美元,直接投入7000人,间接投入超过1万人,其中70%研发人员都在研发智能辅助驾驶上。余承东也非常直白地表达过华为自己推进车BU业务的艰难和无奈。他说:“新势力车企不太可能在智能化上选择华为,他们为了市值,为了自己的控制点各方面,都不会选择我们。国际的巨头们,因为华为被制裁,也不会选我们。传统车企中,如果怕失去‘灵魂’的,也不会选我们。”余承东直言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实现商业闭环面临挑战,“这两年我们很多合作被退出,包括奔驰、大众,甚至特斯拉和美国的一些车企等。”但是,华为智选车模式为车BU打开了一条可能的发展通道。余承东除了选择赛力斯,还确定了与奇瑞、江淮的合作。华为与江淮将生产单价百万元以上的汽车产品。这等于开启了华为的新造车模式。赛力斯的一度火爆更让人信心大增。但是随后的低迷则让华为下决心出售车BU。汽车商业评论了解到,最近几个月问界系列的热销没有挽留住华为车BU,反而让华为增加了谈判的筹码。而且,华为车BU赋能的长安旗下高端品牌阿维塔12也开始热销。显然,当下车BU的估值与一年前相比,就已经完全不能同日而语了。可以说,从时间点来看,当下也是华为车BU“单飞”的最好时机。端倪实际出现在2023年华为召开秋季全场景新品发布会之前。9月22日上午,华为官网正式更新管理层信息,余承东已经从车BU CEO替换成了车BU 董事长。这意味着他在车BU的退后一步。此次华为与长安签署有关车BU投资合作备忘录,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强调,车BU的独立真正履行了“华为不造车”的承诺。他说:“华为坚持不造车,而是发挥自身ICT技术优势和营销能力,帮助车企造好车、卖好车。我们会持续履行对客户和伙伴的承诺,共同推进汽车产业的崛起。”余承东签约后表示:“我们一直认为,中国需要打造一个由汽车产业共同参与的电动化智能化开放平台,一个有‘火车头’的开放平台。我们与长安深化合作,同时还会与更多战略伙伴车企一起携手合作,不断探索开放共赢的新模式,共同抓住汽车行业电动化智能化转型的机遇,实现我国汽车产业崛起的梦想。”长安汽车董事长、党委书记朱华荣在签约后的讲话也表明会有更多车企加入车BU。他说:“长安汽车与华为双方发挥各自优势资源,并与战略伙伴车企携手,深度协同和战略合作,将加速智能化技术大规模商业化落地……”这也就是说,华为设立股权开放的汽车智能系统及部件解决方案独立公司,未来会有多家车企入股。这些车企首当其冲的是华为智选车的伙伴。2023年11月26日晚上,赛力斯发布声明称,华为车BU本次战略调整,不影响双方长期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不影响对赛力斯的零部件供货关系,不影响为 AITO 问界车主和潜在用户持续提供产品和服务。目前赛力斯已收到关于共同投资目标公司,共同参与打造电动化、智能化开放平台的邀请,公司正积极论证参与投资与合作的相关事宜。汽车商业评论认为,这预示着赛力斯、奇瑞、江淮、北汽等伙伴都有可能成为这个新平台的投资人。不仅如此,随着更多车企入股华为车BU,最终,华为在其中的股份占比有可能降低到零,从而避免外部政治环境的险恶。更大的结局还包括,未来或许还有非车企伙伴成为原先华为车BU的单一大股东,从而能够进一步增加它的独立性和可持续性。否则,虽然这个合作模式先有技术实体、再形成行业平台,还有资本纽带,突破了国内企业以前在发动机、变速箱上搞过的联盟的局限,但如果不能有一个事实上的非整车企业大股东,就很难有效经营。有理由相信,随着这次车BU开始从华为独立、其他车企注资参股,新公司将成为汽车行业的智能化技术平台,“智能电动车时代的博世”真正开始成形。汽车商业评论认为,这让华为车BU真正成为一家独立的第三方技术供应商,其结果是多赢,既解决华为巨额投入的可持续问题,又解决主机厂合作时对“灵魂”问题的担忧。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