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陈晓和童瑶主演的《小日子》,撕开了传统家庭的遮羞布

时间:03-21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94

陈晓和童瑶主演的《小日子》,撕开了传统家庭的遮羞布

一口气刷完12集《小日子》,总体感受是风格轻喜,主题严肃。《小日子》的严肃在于它用看似闹剧的情节,撕开了传统家庭的遮羞布。朱劲草和顾茉莉的原生家庭,都是一家三口的配置。朱家是两男一女,顾家是两女一男,性别比例不同,两家的运行逻辑也不一样。重点聊聊朱家。朱劲草家是朱大力,朱劲草,张善亚。朱大力是国营机械厂的宣传科科长,张善亚有浓厚的家庭主妇气质(原著里面是民企职员),朱家沿袭的是传统家庭的打法。第三集,朱大力制定《朱氏家规》,算得上国剧的荒诞名场面之一。《朱氏家规》明显影射《朱子家训》,这一幕有《小日子》的雄心壮志。尽管《朱子家训》有些处世之道至今仍有可圈可点之处,但它在剧中更像是传统糟粕的代表,是朱劲草和顾茉莉小家庭分崩离析的炸药。朱大力的《朱氏家规》让顾茉莉感到窒息,因此她在第二天就以出差为由逃离小家庭。朱劲草没有与朱大力叫板的能力,最终和顾茉莉办理离婚手续。《小日子》有个细腻的设定。第一集,当张善亚和顾茉莉婆媳大战时,朱劲草能当面力挺顾茉莉。第三集,朱大力对顾茉莉恶形恶状,朱劲草却只会一言不发地离开。尽管如此,朱大力依旧深受刺激,曾经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乖儿子,怎么变这样了?同样是作妖,朱大力比张善亚更可恶,为什么朱劲草却不敢和朱大力正面刚。这里面隐藏着传统家庭话语权的分配问题,“父为子纲、君为臣纲、夫为妻纲”。传统家庭是个以父子关系为主轴的生育社群,夫妇关系只是配轴[1]。在朱家,朱大力地位最高,朱劲草次之,张善亚最末。这个用三纲五常背书的权力关系,即便大清亡了,它依旧是国人的集体潜意识。儿子地位高于母亲,是朱劲草和妈妈讲理的勇气。中国人讲情理,情比理大,孝是情分,朱劲草为了妻子,担着不孝的风险,和母亲讲道理,一反“天下无不是之父母”的观念,这是一种进步,(在传统孝子眼中,这是退步)。张善亚只敢在顾茉莉面前横,也不过是发扬了婆婆欺负小媳妇的传统技能。梁漱溟就说过“中国人原来个个是顺民,同时亦个个都是皇帝。”怎么理解呢?简单讲,中国人有明显的威权观念,被强者欺负的弱者,也总能找到比自己更弱的弱者。明白这一点,我们就能理解朱大力为何这么横,朱劲草为何会变怂,张善亚为何是好是好,来回横跳。朱家人的操作让当代观众窒息,就是因为他将中国传统家庭伦理关系戏剧化,浓缩化了。《小日子》最精华的部分,其实还是朱家人吵吵闹闹的情节。朱大力喜欢对儿子儿媳指手画脚,也会殴打妻子。强调父权和夫权的朱大力在传统社会中是个正常人,在当代的上海,他却是个顽固不化的怪胎。第十二集,顾茉莉提到朱大力和张善亚在家里基本上不说话。这对顾茉莉来说匪夷所思,但这是传统家庭的主流形态。费孝通在《乡土中国》里对中国传统家庭有过精彩的分析。乡下,有说有笑,有情有意的是在同性和同年龄的集团中,男的和男的在一起,女的和女的在一起,孩子们又在一起,除了工作和生育事务上,性别和年龄组间保持着很大的距离。朱家是小市民家庭,不算严格意义上的乡下人,但他们的家庭氛围保留着乡土社会的主要特征。费孝通在《乡土中国》开篇就强调,“从基层上看,中国社会就是乡土性的。为什么传统家庭会推崇夫妻之间相敬如宾?对此,费孝通也有解释,因为传统家庭是个“连续性的事业社群”。事业想要提高生产效率,排斥私情,需要纪律。男欢女爱会影响事业效率,因此中国传统家庭缺少因爱而婚的概念,而是强调门当户对。想要让事业社群实现连续,重男轻女就成为传统家庭的政治正确,因为传统社会默认的法则是,只有男性才被视香火。朱家的两男一女的人口结构,是传统家庭在八九十年代的最精简配置——朱大力有国企科长职位,这里隐藏着一个特殊时期编制对人民生育的影响。朱劲草是1990年生人,正是计·划·生·育最严苛的那几年。如果张善亚一胎是女性,我毫不怀疑,朱大力这种传统观念的捍卫者,宁可丢掉工作,也要继续造娃。社会转型太快,传统的家庭格局和观念已经转变,朱大力明显跟不上时代了。他的大脑袋无法理解,以父子关系为主轴的家庭越来越少,以夫妇关系为主轴的家庭才是大势所趋。朱劲草现在能容忍朱大力,不是因为朱大力有理。而是他在上海买房,用的是朱大力和张善亚给的首付。朱劲草的小家庭需要原生家庭为他的小家庭持续输血。经济尚未独立,朱劲草的人格无法独立。再来简单聊聊顾家和朱家的不同。在朱家,家务活交给女性做,朱大力来上海后,命令顾茉莉亲手下厨。在顾家,家务活给男的做。顾得茂一出场就是带围裙做饭的煮夫形象。顾得茂做饭,吴玉兰健身,这对夫妻有平等交流的能力,可见顾家是以夫妇关系为主轴的家庭。他们不重男轻女,因此能全心全意爱着顾茉莉。顾茉莉从小不缺爱,因此她对前任江海涛能拿得起放得下。良好的家庭环境,给了她有益的精神滋养。当顾茉莉发现,朱劲草的父母会影响她的婚姻质量,于是她主动提出离婚。顾茉莉被原生家庭保护地很好(剧中台词“我命好”),事业和原生家庭家庭给了她底气。她对婚姻的诉求是生活幸福。当朱大力影响了她的幸福生活,于是她果断切段婚姻关系,只会暗中保留她和朱劲草的情侣关系。对顾茉莉来说,婚姻证书只是法律证明,没有婚姻关系,并不意味着爱情消失。老一辈人无法接受这个逻辑,因为他们没有因爱而婚的观念,没有结婚证,意味着夫妻关系的消亡。顾茉莉的出现,是女性形象的进步。她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贤惠女,不会因为婚姻压抑个人情感和欲望的小媳妇。“嫁给朱劲草,不代表顾茉莉可以接受朱大力张善亚的管教。”顾茉莉的主动离婚是夫妇关系为主轴的必然,是对父子关系为主轴的家庭伦理的反对。她离婚的言外之意是,“朱劲草你搞不定你爹,我们就离婚。”《小日子》的原著作者伊北说过,“中国的家庭关系走到今天,它的变化是缓慢的。《小日子》选择的历史纵深,一个是城市化过程中的家庭关系变化,另一个随之而来的夫妻关系和亲子关系的变化。”对城市化过程中,传统家庭和现代家庭的观念上碰撞是我们当代人的日常,《小日子》能让很多80后90后这些想要独立却依旧需要原生家庭输血的小夫妻有共鸣。尽管《小日子》的切入点不错,但它的缺点明显。整部剧过分依赖大量巧合推动剧情。我见到做了个统计,几乎每集都需要巧合来推动剧情。第一集,顾茉莉开房的发票被张善亚发现,第二集,朱劲草自愿放弃房产承诺书被顾茉莉发现,第三集,朱劲草答应早早下班去外卖,好巧不巧公司服务器瘫痪,第四集,顾茉莉和江海涛见面,同事米娜拍照让朱劲草吃醋。第五集,假包案,顾茉莉好巧不巧发现朋友圈信息,成功自证清白……或许有人说,无巧不成书。但是,利用这些巧合推动剧情,导致人物形象稀巴烂。比如说顾茉莉天资聪颖,有时候简直是福尔摩斯,她知道婆婆讨厌她乱花钱,她和朱劲草开酒店,为何不好好藏好发票?她知道米娜对自己不怀好意,去见江海涛时,看到米娜经过,还敢在公司暴露行踪。频繁用巧合推动剧情,冲淡了《小日子》珍贵的现实主义题材的气息。好的巧合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同样是朱劲草和顾茉莉想要趁人少亲热,张善亚突然回来就远比顾茉莉父母回来要好得多。因为朱大力喜欢当老爷子,离开朱劲草的小家庭,张善亚会被欺负。回儿子家是她接近幸福生活的最优解。于是,张善亚离开后很快就主动回上海了。而吴玉兰和顾得茂卖掉房子就马不停蹄赶回上海,本是恩爱夫妻,不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却天天围着女儿转,似乎不合情理。除了过分依赖巧合推动剧情,剧中也有大量单薄的配角,顾茉莉的同事米娜,朱劲草的父母——尤其是朱大力,简直就是概念下的产物。主创想要表现传统男性的荒唐,完全可以用一些善行做反衬,然而朱大力除了作妖,我们完全感受不到他对儿子的爱。总而言之,《小日子》有创作野心,但剧情设定有很大问题,这或许是编剧的问题吧。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