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坠落的审判》审的就是你,中肯!

时间:04-0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88

《坠落的审判》审的就是你,中肯!

最近,电影《坠落的审判》在北大举办的映后交流活动引起了极大的讨论。久违了,北大的嘘声。《坠落的审判》这部电影获得了戛纳金棕榈奖和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等重量级奖项,这场活动也是系列第一场,因此许多同学都非常期待,甚至加价买票。嘉宾也够贴切,分别是北大中文系教授和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戴锦华、北大法语系主任董强,主持人是同样擅长交流的奇葩说bbking陈铭,再加上导演茹斯汀特里耶的亲自解读,这本应是一场能聊出东西的深层交流。但结果是陈铭与董强被骂上热搜,成为了一个电影延伸到现实的审判场景。这是一场性别对立之争吗?当然不是,但够典。在发布会结束前,陈铭为自己被嘘道歉,将被嘘归咎为自己的性别。要知道北大学生的嘘,由来已久。于丹也曾因发言被嘘下台,彼时台上10余位年近古稀的昆曲艺术家还站在台上,显然台下的观众更愿意听国宝艺术家的见解。这些嘘,嘘的是嘉宾的喧宾夺主、自我表现欲过强,嘘的是嘉宾的傲慢、优越感及不恰当的行为和措辞。面对导演时,他们说:“我看这个片子,以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导演,没想到是这么年轻漂亮的导演。”讨论电影情节时,他们说:“如果导演本身是想探讨这种婚姻本身那些隐痛,那我这是一个私人的问题,我想知道导演在真实生活中……(是不是也)”在戴锦华老师的发言获得更大掌声时,他们说:“不知道为什么会给出这么热烈的掌声,我没觉得那场戏是那样的,你们应该再看一遍,如果你们都是这么看电影的,那我很失望。”“我这个人吧,看电影不喜欢上来就进入男女的这种讨论,我不是这么看电影的。I’m sorry to say……上来讲女的太忍辱负重,太沉重了。”芭比番外,现实镜像上演。虽然茹斯汀特里耶导演和戴锦华老师的发言不算多,但对比便知,无论是虚拟还是现实,女性更懂女性。观众们想看的,是导演的才思而不是雄性的炫耀。女性视角、性别议题,应当是核心。为茹斯汀特里耶、戴锦华、缴蕊(台上的翻译)的专业而喝彩。北师大张莉老师曾经提到,有一次在文学课读鲁迅的《伤逝》,小说中写一对青年男女热恋同居后,男主角在感受贫穷对爱情的伤害后想同女主分手。小说里写他说:“我厌倦了川流不息地吃饭。”当时,有一位年长的研究生特别激动地站起来,作为一个男生他特别认同,他说:“你知道吗,川流不息的吃饭的确让人感到厌倦。”在他激动发言的过程中,课堂的气氛变得特别紧张。有好几个女孩的面部反应有点激烈了。一位女生站起来说:“当我读到厌倦了川流不息的吃饭时,我仿佛看见那位女主人公在川流不息地做饭。我为那位沉默的川流不息地做饭的女主人公,感到窒息。”是的,大部分人习惯了男外女内的思想,习惯了女性的顺从、付出和奉献,习惯了女子不如男,习惯了歇斯底里的妈妈和冷漠寡言的爸爸……习惯了以男性视角去看世界。我们应当知道,这种忽视也是暴力。他们忽视她的专业和才华,他们潜在地不相信女性在各方面的成功。如果有,要么是巧合,要么是走了捷径。以至于陈铭希望从茹斯汀·特里耶导演嘴里听到,能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的故事不是导演的才华与思考,而是此事在她的生活中真实发生过。他们忽视她的社会价值。读书无用,工作能力无用,家庭里一盏夜灯的等候并提供情绪价值的才是好女人。再回到这场发布会,戴锦华老师的一段发言引人深思。“……我并不觉得这里面(电影中)男性和女性角色有完全的倒置,男性事实上被放置在传统妻子的位置上。而千万年来,我们鼓励女人在这样的位置上做家务、承认自己事业上不如伴侣……家里的任何变故,都会让她们陷入深深的负疚和社会的责备中,她们的忍辱负重却会被赞美。《坠落的审判》让我们看到,当男性被放在这个位置上时,会发生什么?……”是的,我们需要思考,日常中我们习以为常的事情是否公平?生理性别本不会带来不公与偏见,但社会性别却使女性在当下成为了弱势者,甚至常与少数群体一起讨论。工作场合上,一个男性对女性说“你好漂亮”、“你身材真好”、“你比我想象中年轻”,是一种冒犯还是赞美?这当然是冒犯。当男性以美丑来评价女性时,他实际上处在了估价者的位置,是带有凝视和审视的眼光,是从性而来的审视,而男权社会下女性长期所处的是性客体的位置。因此女性总在被赋予价值的一方,而男性的价值从不是由女性的选择所决定的。文学作品中,女冠男戴屡见不鲜,原本正面的女性形象被改编成男性:《金陵十三钗》中的神父,原型为魏特琳女士;《我和我的家乡》中范伟饰演的下乡老师,原型是支月英女士;《狂飙》中张译饰演的安欣,原型之一是湖南女法官周春梅……生活场景中,女性被忽视的事实无处不在。因为,“不加说明就是男性”这种定式思维根植于社会最基本的组成部分。高铁座椅坐着总是不舒服?公共卫生间里女厕所总排长队、有些女厕空间过小使用不便……裤袋过小,手机不能放进裤子口袋里这些不便已经让我们习以为常,我们甚至还会进行自我反思:座椅不舒服是不是我太矮了,女生总排队上厕所是不是我们太麻烦,放不进裤带是不是又长胖了?事实上,飞机和高铁座椅是参考白人成年男性身体进行的设计、卫生间每平方米可使用的空间男性多于女性,手机尺寸大小设计是以男性手掌进行测量,且女性裙装设计没有口袋,从而出门得多拿一个手包……这些都是女性受到忽视的事实。不仅如此,卡罗琳·克里亚多·佩雷斯在《看不见的女性》一书中谈论了许多女性被忽视的地方。在产品设计中,智能手机的尺寸、钢琴琴键的标准长度、汽车标准座椅的高度和硬度等,都是以男性的身体进行测量与试验的。另外包括卫生间设计、健康监测、语音系统等,都忽略了女性的需求,使女性在使用产品时感受到多重不便。“从发展倡议到智能手机,从医疗技术到炉灶,工具(无论是实体工具还是金融工具)都是在不考虑女性需求的情况下开发出来的,因此它们在很大程度上无法满足女性的需求。”由于商业领导层仍然由男性主导,现代职场充满了各种女性数据缺口,即使许多产品主要以女性受众为主。并且,我们习惯性将司机、医生、程序员、建筑工等群体下意识等同为男性群体,如是女性,则在前缀加一个“女”字——女司机、女医生等。同理,护士被等同于女护士,而男护士则会被单独称呼。近年一项基于谷歌新闻的流行公共数据集分析发现,与女性相关的最热门职业是“家庭主妇”,与男性相关的最热门职业是“名家大师”。与性别相关的十大职业还包括:哲学家、社交名人、队长、前台接待员、建筑师和保姆——你可以自行猜测,哪些是男性,哪些是女性。“才华偏见”层出不穷,当一位女性在男性居多的场域中有突出举措时,常会遭到有色眼镜的凝视,“学术妲己”等污名越叫越响。因此在电影中,事业上优于丈夫的女主角,因为“没给丈夫面子”被视作杀害丈夫的凶手。在电影外,获得国际电影节大奖的女导演被男性调侃比想象中年轻。向前一步。为我们自己,为我们家庭中的女性成员,为所有女性同胞。拒绝羞耻。有能力不羞耻、有欲望不羞耻、进取心不羞耻、不勇敢不羞耻……女性不需要隐忍和羞耻,更不需要将错误推到自己身上。拒绝羞耻、直面问题,也能影响到身边的女性,使她们抽离出已经麻木和习惯的不公。为自己的价值而活,不必做谁的“乖女孩”。中国女性长期以来的社会文化熏陶让女性习惯认可自己是基于别人的认可与男性的规训,因此不经意间很容易变成讨好型人格。不要这样、不要那样、太不女孩了……很多时候长辈们会因为思想的局限有这样的认知,那么我们要从认识自我价值开始,让自己、让我们的下一代尽早拥有女性的独立意识。女孩撑女孩。向更高的山前行吧。掌握话语权,让资源向女性倾斜;掌握财富,兼济天下,力所能及帮助弱势的女性。在此之前,在日常生活和工作场景中,如茹斯汀·特里耶在拍摄《坠落的审判》时招聘剧组电工全是女性一样,尽量为女性工作者提供工作机会。打破性别偏见是一场持久战,某种程度上讲是当代社会和我们传统意识的冲突。女性被看见、被听见,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而不是性别对立的产物。愿我们成为伞、成为高山,为这场无声的奋斗助力。编辑:十三姐、 Letitia排版:小奕美编:月明、JiaNing图片来源:豆瓣、新浪微博、网络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